目前日期文章:20130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應該叫父親的那個人右手拿起黑色糞便,左手拿著白色粉末。

『給你這個。』

他厚實的手掌連同濡濕卻已冰冷的糞便打向我的鼻樑,我順是倒了下來。

……

滿身屎尿的母親也被染紅了。我盯著母親看了一會兒,發現她身上的紅色不再鮮艷。鮮血乾了,漸漸變成了黑色。這麼一來,我又要回到那個灰色的世界嗎?

我慌忙用美工刀送向母親的喉嚨。」

 

這是《草莓之夜》原著的開場,如此的驚心動魄,卻讓人想一直看下去。

 

隨著日劇的推波助瀾,相信許多讀者對《草莓之夜》並不陌生,2010年11月在日本上映時創下高收視率。故事以姬川玲子為主角,由於她非常努力且很會考試,所以在29歲即升任警視廳搜查一課主任,但背地裡卻被人叫著「只會考試的千金大小姐」,只要做錯一件事,受到的抨擊更是其他男同事的三、四倍,能力備受輕視,使其背負著壓力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DD‧華倫系列的故事主軸均以某個「特異家庭」為中心,其中則有一位身陷險境、難以信任他人的兒童。如《孤身一人》裡涉及家暴、兒童虐待的家庭;《藏身處》裡隱姓埋名、不斷搬家的家庭;《鄰人》裡「夫妻相敬如冰」的模範家庭;《活著告訴你》裡舉家自殺、僅留一人倖存的破碎家庭;《亡命抉擇》裡貌合神離的分裂家庭。

此外,這個「特異家庭」的夫妻,亦各有其原生家庭,他們兩人對家庭的認知,當然是繼承自原生家庭,更明確地說,是源於他們在各自的原生家庭裡所發生的童年創傷,因為,原生家庭也喪失了應有的照顧、撫慰、關愛的功能,以致當這個「特異家庭」組成之後,這對夫妻勢必會與原來的原生家庭斷絕往來。然而,童年創傷卻無法斷絕,依然繼續發揮其殘酷的影響力,將這個雙方寄望甚深的新家繼續拉向懸崖邊緣。

「家是最後的避風港」不但是一般傳統認知,也是人類的自然天性,因此,這種「我的家庭真可怕」的設定,再搭配家庭倫常的感情、疑惑之糾葛——裡頭所描述的一切,全都符合人之常情——使得劇情的發展非常貼近生活、感同身受,但同時又非常容易擦槍走火,爆發悲劇。此系列的魅力,或許即是在遊走於「和樂」與「毀滅」間的鋼索上之危險平衡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 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作者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,出生於瑞典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的他,從小便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,於是學習變魔術,成了魔術師,還在北歐魔術牌技比賽中贏得第二名。之後他嘗試講笑話逗人,成了脫口秀喜劇藝人,一做就做了十二年,直到他找到最終的熱情:寫作。透過寫作,倫德維斯特終於實現兒時夢想,處女作《血色童話》(小異)就讓他一舉成為瑞典家喻戶曉的小說家。

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在《血色童話》中塑造出令人難忘的女孩吸血鬼,瑰美與駭人完美的調和。而這本《小星星》(小異)中,他同樣以女孩為主角,譜出一段以天籟美聲為主題的驚悚故事。

由於我既喜歡音樂又喜歡驚悚小說,這兩樣元素的結合自然是感到無比驚喜。

故事由過氣搖滾歌手在森林裡發現了一棄嬰發端,這奇特的女嬰讓人無法不聯想到發展遲緩或自閉症的表徵。但這女嬰泰瑞絲卻嶄露了驚人的音樂天分,甚至激發他人的音樂創作靈感,並為早已陷入死水的這一家逐漸帶來了轉變。然而,誰又能想到這其實是為未來的駭人悲劇埋下了種子……>>看更多,就點我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