聶永真說話很快,彷彿他的腦袋內鍵有高倍速運轉的中央處理器。他的快是條理分明的快,反應靈敏的快,但疾快之中又置放某種輕鬆自在的節奏,於是快而不覺其快,快的很舒緩。

他也總是帶著愉悅的神情又快又準的回答各種問題,露出手臂上的刺青是一排螺絲釘組。

如果有人樂於把九年前的舊作拿出來曝晒,原因不外一:拿不出新作品。二:舊作實在歷久彌新。三:發現現在的我和九年前的我,簡直不可同日而語,太神奇了。

聶永真《Fw:永真急制》(自轉星球)屬於第三。黃俊隆,正式頭銜為夢遊人文化創意社社長,把兩本《永真急制》攤在會議桌上,2001年新新聞版的《永真急制》和2010年自轉星球版《永真急制》。「誰沒有過去?」他用這一句話定位了復刻的《永真急制》。

現在的聶永真已經有信心回頭看九年前「充滿不安全感,害怕人家不知道我在做設計」的自己。九年前,他拿著台科大的畢業製作到處找出版社出版,新新聞已經是「最後的希望」。聶永真的畢製「社會咪咪檔案」(「因為那時候王育誠的『社會秘密檔案』很紅」他說)以書的形式呈現,他幻想這書被壓上一個ISBN,陳列在書店平台上,那等於宣告他的「作家」身分。出版一本書是否攸關未來?這一點剛要出發的聶永真倒是沒想過,也無法預期。當時他的目標立很大,他清楚自己的設計很厲害,文字也很厲害,得到「第一屆誠品商場文案寫作大賽」後,大二就開始撰寫文案。以他設計的才華和文案的功力,聶永真心機深重的,很心有城府的算計,像他這種咖到廣告公司應該很搶手,而且更有機會爬到創意指導的位子。 >>看更多,點我點我

創作者介紹

金石堂網路書店.悅讀幫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