愈認識怡蘭,愈覺得她像古代文人。

寫這篇採訪稿時,才在大阪甫開幕一個月的St. Regis裡安頓好。樓層Butler剛送來迎賓熱茶,是心愛的薄荷。

幾天急行軍似的關西賞櫻之旅,雖說秋楓與銀杏滿園綻放似織錦,旅程總是一貫排得緊密漂亮的我們,卻也日日不肯照表操課往往即興演出。也許是為了一座寺廟的榫接細節;或是貪念一個現煎炸軟綿綿充滿蛋香的老咖啡館法式吐司。不過更多時候,我願意留在旅館中看著紙門外忙碌的女中,邊喝茶邊偷笑自己有個可以甚麼都不用做,甚或不需做的悠然假期。

大抵「讀萬卷書、行萬里路」這句話,怡蘭早做了最佳示範。──我們這廂還在讚嘆她的前本旅館作品《享樂.旅館》(積木)多麼啟發我們這些同樣瘋飯店的的後輩、書中尚有諸多旅館還高掛在我們的wish list時,在全新推出的《隱居‧在旅館》(推守文化)裡,怡蘭卻已又往前一步,探索起她與旅館間的關係,以及在其中的自我觀照。

她說:「我覺得我的興趣不算廣泛,大概就是圍繞著生活本身的事物會引起我的興趣;時尚、精品這類穿戴的,我就很淡漠。」我倒覺得未必,念大學的時候,她日夜在圖書館貪婪挖著各種正課以外的書籍學問、因為對《紅樓夢》的園林描寫產生對建築的興趣、受到當時雜誌蓬勃啟發進入建築與室內設計雜誌,輾轉到時尚雜誌後卻一直說自己總是那個「不修邊幅」的異數。後來又進了網路報、週刊、直到現在成為無可取代的深度美食旅遊達人。廣泛的興趣當然不足以支撐一個完整的生涯規劃,但從一個點瞬間移動到另外一個點,沒有興趣卻是絕對不能。>>看更多,就點我

 

創作者介紹

金石堂網路書店.悅讀幫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