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八月,我到比利時瑟內夫譯者學院參加一個翻譯工作營。期間遇見法語詩人作家吉.高飛(Guy Goffette,今年十二月以全部作品獲得鞏固爾詩人獎),他告訴我,他與龐格哈齊等數名法國作家剛做了橫渡西伯利亞的火車之旅。「他是個奇葩,跑到大老遠的西伯利亞,竟然只想著下車喝咖啡、曬太陽,在巴黎不就可以做嗎?!」工作營結束後,我轉往巴黎與龐格哈齊會面,那一天不幸大雨滂沱,不過我們坐在擠滿飲客,人氣鼎沸的咖啡座,共飲咖啡話家常。我提起這件事,他開懷的大笑起來,說,是啊,他比較喜歡走下火車,看看當地人如何生活,可能的話,和他們聊聊天。所以原訂超過兩週的火車之旅,他一週後中途落跑。

早在今年一月底,我曾經與他在臺北度過些許悠閒的時光。因為國際書展的機緣,因為我恰巧是他前一本作品的譯者,讓我有幸與他近距離相處。我依稀記得第一次看到他時,他閒適地站在信鴿書店的會場裡,彷彿在沉思。我上前與他打招呼,他馬上握著我的手告訴我(彷彿也想慰勉我),他很信任我的翻譯,我盡可放心去做。我們第一次面對面的接觸,就是在如此寬容體諒的情境下完成。

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見我的作者。>>看更多,就點我



創作者介紹

金石堂網路書店.悅讀幫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