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較於作個辨識度高的「旅行作家」,褚士瑩更鍾愛低調的「NGO顧問」角色。

當個作家之於他,省心得多,然而他不厭其煩,甘願從頭建構一個NGO新世界。

褚士瑩說,人長大後,不怎麼容易交新朋友。

作為他晚近結交的朋友,的確得花上時間明察秋毫這個人。他有時率直得令人訝異,但更多時候,老不表態的他總讓人摸不透。有時候得用對阿茲罕默症的理解來解釋他的無端失憶,但有時也不免OS他何以總惦記著許多纖小的細枝末節?

初識褚士瑩時節,曾聊起他近些年文風丕變,幾近口語白描,揣測箇中恐有高深原因,他卻說就是中文能力退步了啊!

想想也是,總在地球表面與上空遊移的他,一年只在台灣停留總計不到一個月需要使用中文,為自我挽救中文能力不至於持續退化,勤寫專欄是解套。專欄夠多,足以每半年靜悄悄地各出一本書,不宣傳、不打書,如此不張揚竟也累積了四十幾本。

原以為這本《在天涯的盡頭,歸零(A Story of Unlearning)》(時報文化)也是專欄的結集,卻發現大部分的內容都不是輕薄短小、能在一趟趟越洋飛機上唾手完成的小品,分明是做過很多功課與實戰過後的證據。>>看更多,就點我

創作者介紹

金石堂網路書店.悅讀幫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他有時率直得令人訝異,但更多時候,老不表態的他總讓人摸不透。有時候得用對阿茲罕默症的理解來解釋他的無端失憶,但有時也不免OS他何以總惦記著許多纖小的細枝末節?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深有同感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