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曾經我像一座壞掉的機器,滿腦子充滿疑問。」恩佐說。

從在《自由時報》發表作品以來,恩佐已經在圖文創作上努力了十年。出版過《海豚愛上熱咖啡》《因為心在左邊》《最遠的你最近的我》(皆為大田)、《一年甲班34號》(時報文化)等叫好叫座的暢銷書,也為保羅.科爾賀、史賓賽.強森、九把刀等國內外知名作家繪製過封面與內頁插圖,恩佐早在讀者心中佔有一席之地。

而在創作的第十年,他交出了《妖怪模範生》(大田)這部足以扛起十年重量的長篇大作。

但恩佐卻說,創作《妖怪模範生》之前,他曾經有長達兩年多的時間是壞掉的。

那段期間的他,雖然腦子裡滿是故事,但常常畫了幾頁就停下。

就是所謂的──陷入低潮。

他混亂的腦子裡,充斥了問號:創作是讓自己發亮還是焚燒?到底,我為了什麼存在?而我又該往哪走?……沒有出口,只能不斷對著自己自問自答。恩佐說:這是種真正的寂寞。

「我渴望遇見能與我相通的靈魂,但本質上我是一個喜歡獨處的人,而且,我得獨處的時間比我需要的多了很多很多。」

那時,他出版了寂寞系列──《寂寞很簡單》《寂寞長大了》(皆為大田)。

在這樣低盪的心情裡,他在畫作中揮灑以大面積的色塊,黑色的、紅色的,以往他擅長的細節描繪,在寂寞系列中變少了。「從畫中,就能讀出我當下的狀況。」

所以我們看到《寂寞很簡單》封面上拖著長長黑披風的男孩,凝視著那朵世界中唯一的玫瑰;我們看到《寂寞長大了》封面上,男孩站在大片紅色布幕之後,注視著讀者,因為紅色是原色,寂寞其實也是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創作者介紹

金石堂網路書店.悅讀幫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