角田光代最大的夢想是「可以長長久久的寫作」。雖然她說自己不喜歡寫「大結構」,而比較在意跟自己周遭有關的「小生活」。不過,她的許多作品似乎都提供了觀看部分社會結構,像是「家庭」「婚姻」的角度和省思的空間。

角田反叛的性格,自然無法接受一般人視之為的理所當然。談及婚姻時,她說到她更年輕的時候,對於「結婚才是正常的路」「結婚的女人才會幸福」這類說法有種抵抗感,然後隨著時間想法改變,經歷了結婚、離婚、再婚,對於婚姻有自己的一番體悟,但最終她主張女人不是因為單純結婚就會獲得幸福或不幸福的。又或者她談到另一部我也喜歡的作品《第八日的蟬》(高寶)時,說到自己書寫小說的起點,是因為她質疑「女性只要生小孩,誰都會產生母性。而不生小孩的女性,就是沒有母性」的想法。又像是她在《樹屋》(聯經)裡試圖爬梳不同時代下「逃避」的不同概念,像是在戰時,對戰爭的逃避行動就是反抗現實的直接表現。角田透過書寫來挑戰既定的界線,抒發她「對世界的疑問和憤怒」。

角田非常擅於細膩描寫人的心理狀態,這似乎也是許多日本作家所擁有的共同特質。她認為一個人的行動一定都存在著理由,但人又絕對不會把理由告訴周圍的人。角田喜歡書寫這樣的過程,而且對日常生活極為細緻的刻劃來建構表現出小說的時空環境,好讓讀者在閱讀時能自然瞭解角色的心理轉折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

創作者介紹

金石堂網路書店.悅讀幫

suwen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