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都有過這樣的經驗,在成長的過程中,你相信你的朋友都是好人;你相信你的父母都是對的;你也相信困難的時刻來臨時,你會知道該怎麼做。然而,當壞事真的發生了,你才發現你認識的老朋友可能是壞人;你的爸媽沒有辦法解決所有問題;你也不是自以為是的那個英雄。但唯有坦誠面對自己,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。

這是一個關於性別認同、恐懼與愧疚、傷害與原諒的故事;也是一個關於父母對孩子的愛及影響的故事。故事描述品學兼優、外表俊俏的十六歲少年麥斯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,除了父母親之外,這個祕密只有母親的好友莉雅阿姨和她兒子杭特知道。一個平常的夜晚,酒醉的杭特突然闖入麥斯房間而發生意外。自此,一個不能說的身體密碼,也打亂他原本美好的青春生活……

因為這個不可告人的身體密碼,所以在故事的字裡行間,小編在在可以感受到麥斯的徬徨與無助。不時的自我懷疑,「我是個怪胎,我是個異形。」而當同年齡的男生開始熱衷於與異性的親密接觸上,他卻僅能止於親吻階段,「我無法跟任何人交往,如果我跟哪個女生上床了,她們就會發現我的祕密。」且在那件意外事件發生之後,他更要承受許多內心上的煎熬,「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?我不知道。」「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想,如果她知道了會怎麼看我。」

不過小編覺得,麥斯雖然異於一般人,但幸運地是,他生長在一個充滿愛與包容的家庭。父親史帝夫對他的事情看似漠不關心,一心一意只忙著參選國會議員,但其實只是想給孩子更多選擇的空間,「為什麼不讓他做自己就好。」母親凱倫在美麗優雅的外表下,卻隱藏著自律嚴謹卻又極度沒有安全感的個性,積極想要幫麥斯作出決定,也是出自於母親的愛,「我只是為了你好,希望你擁有輕鬆一點的人生。」還有他天真貼心的弟弟丹尼爾,總會適時為他的心送上暖流,「不客氣,我們是兄弟嘛,我不在意你是男是女或不男不女,我們都是好朋友。」

此外,善解人意的雅琪醫師,在書中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,除了專業上的建議,也不時給予他心靈上的支持及鼓勵。「你不需要做選擇,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了。」最棒的還有麥斯的女友絲薇,不僅沒有被嚇跑,還全然地愛著他。作者透過多方角色的訴說,鋪陳了主角麥斯的真實世界,讓讀者窺見其中的接納與愛。

看完這個故事,讓小編對身體密碼及性別認同有進一步的認識,但也更深切體認到,是男是女並不重要,因為男生、女生或雙性人都只是一個概念,我們死了以後,這些概念也會跟著我們隨風而逝。所以最重要的還是,坦誠面對自己,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。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熟悉藤井樹的讀者都知道,從二○○○年出版第一部作品《我們不結婚,好嗎》(商周)開始,他就會為小說創作主題曲,及至近年,擁有為知名歌手寫詞經驗的他,出版書籍都會附贈他為新書編寫並親自演唱的歌曲,幾乎已經成了一個固定的模式。

而在二○一三年四月出版的新書《揮霍(附CD)》(商周),就連內容主題、人物設定,都有很濃厚的音樂味。

早在正式踏入出版領域之前,藤井樹曾經就一些讓他聽了有所感的歌曲,撰寫過好幾篇短篇的音樂愛情故事,因為他發現,「有音樂的故事愈加有悸動感,有故事的音樂愈加有真實感。」於是他對自己說,如果哪天可以寫歌給歌手唱,他就要寫一部音樂故事。

真的寫了好些歌曲給歌手,也實際認識了一些玩音樂的朋友之後,《揮霍》就這麼誕生了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看過由李安導演、並榮獲今年奧斯卡獎的電影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的觀眾,想必都會為故事中,老虎理查.帕克和少年PI的親密互動而嘖嘖稱奇。然而你可能不知道,其實在拍攝的幕後,指導老虎演出的馴獸師提利.勒波堤耶(Thierry Le Portier)也有一番自己與猛獸的傳奇故事,讓小編一聽聞這本書即將出版,便迫不及待地翻開書稿閱讀。

出生於法國的堤利如今年年逾六旬,在書中細述自己的馴獸生涯,從小立志環遊世界的他,沒想到十六歲時偶然在動物園裡看到馴獸表演,從此就一頭栽進這個危險又迷人的世界。因為馴獸師的工作,他時常帶著動物從南到北,走遍歐洲、美洲、非洲、亞洲各國表演,並訓練動物參與電影演出,其中還包括隨李安來台拍攝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的經過。

小編覺得,能在一個專業領域中獨占鰲頭者,每每具有兩個不可或缺的元素,那就是對夢想的專注熱情和永不放棄的堅持。為了實現成為馴獸師的夢想,堤利十六歲還在唸書時,就自願下課後無薪到動物園幫忙──負責照顧動物籠,做一般清掃工作、準備餵食,以及在馴獸師訓練動物時,負責開關大圓鐵籠和長型通道之間的閘門。「那時候的我,就像海綿一樣,奮力吸收所有眼前看見及發生的事,我仔細觀察吉姆的一切動作,把所有看到、聽到、感受到的全部接收並記住。」>>看更多就點我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直到今天為止,我還沒見過韓良憶的荷蘭夫婿約伯,但好像已經有些認識,這些年,他們共同的行跡、互動、約伯的攝影,都出現在良憶的書裡。

同時,朋友圈也流傳,沒見過約伯的人,到台南安平古堡海邊,看到的荷蘭、台灣男女塑像,簡直就是以約伯和良憶為範本而造的!約伯不是「荷蘭的船醫」,但約伯是良憶生活的伴侶、心之所繫。

每次在良憶臉書看到她做的食物、他們的旅行和生活,都感到興味盎然,好像缺氧的生活,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,可以體會無所不在的「小確幸」。

有一回,我看到她臉書上提到,台灣友人送了她愛吃的肉乾品牌,良憶的雀躍和計算「存糧」可享受多久!差點讓我想以臉書私訊告訴她:「良憶,以後你們家的肉乾都算我的!」

在那樣形式的臉書文圖中,良憶喚起我們每個人小時候的記憶!遇到愛吃的東西,是痛快吃完呢?還是採「計畫經濟」、慢慢享用?

這真是一個問題!
我們長大了,有更大的為難與困惑。
幸福是猛火快炒呢?還是細火慢燉的好?

我和良憶認識很早,但又不太熟,反倒是她的姊姊良露和姊夫朱全斌,我比較常聚。

良憶是非常有福之人,姊姊良露那麼照顧她,她是個從未罹患「愛缺乏症候群」的人!她眼中所見、口中所吃、心中所想,盡是輕快的歡愉!她的書寫,是以總介於愉悅的行板與快板之間!像莫札特的音樂,很多音符,流動很快,但非常鼓舞人歡喜看世界的心!>>看更多就點我

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應該叫父親的那個人右手拿起黑色糞便,左手拿著白色粉末。

『給你這個。』

他厚實的手掌連同濡濕卻已冰冷的糞便打向我的鼻樑,我順是倒了下來。

……

滿身屎尿的母親也被染紅了。我盯著母親看了一會兒,發現她身上的紅色不再鮮艷。鮮血乾了,漸漸變成了黑色。這麼一來,我又要回到那個灰色的世界嗎?

我慌忙用美工刀送向母親的喉嚨。」

 

這是《草莓之夜》原著的開場,如此的驚心動魄,卻讓人想一直看下去。

 

隨著日劇的推波助瀾,相信許多讀者對《草莓之夜》並不陌生,2010年11月在日本上映時創下高收視率。故事以姬川玲子為主角,由於她非常努力且很會考試,所以在29歲即升任警視廳搜查一課主任,但背地裡卻被人叫著「只會考試的千金大小姐」,只要做錯一件事,受到的抨擊更是其他男同事的三、四倍,能力備受輕視,使其背負著壓力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1) 人氣()

DD‧華倫系列的故事主軸均以某個「特異家庭」為中心,其中則有一位身陷險境、難以信任他人的兒童。如《孤身一人》裡涉及家暴、兒童虐待的家庭;《藏身處》裡隱姓埋名、不斷搬家的家庭;《鄰人》裡「夫妻相敬如冰」的模範家庭;《活著告訴你》裡舉家自殺、僅留一人倖存的破碎家庭;《亡命抉擇》裡貌合神離的分裂家庭。

此外,這個「特異家庭」的夫妻,亦各有其原生家庭,他們兩人對家庭的認知,當然是繼承自原生家庭,更明確地說,是源於他們在各自的原生家庭裡所發生的童年創傷,因為,原生家庭也喪失了應有的照顧、撫慰、關愛的功能,以致當這個「特異家庭」組成之後,這對夫妻勢必會與原來的原生家庭斷絕往來。然而,童年創傷卻無法斷絕,依然繼續發揮其殘酷的影響力,將這個雙方寄望甚深的新家繼續拉向懸崖邊緣。

「家是最後的避風港」不但是一般傳統認知,也是人類的自然天性,因此,這種「我的家庭真可怕」的設定,再搭配家庭倫常的感情、疑惑之糾葛——裡頭所描述的一切,全都符合人之常情——使得劇情的發展非常貼近生活、感同身受,但同時又非常容易擦槍走火,爆發悲劇。此系列的魅力,或許即是在遊走於「和樂」與「毀滅」間的鋼索上之危險平衡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 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作者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,出生於瑞典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的他,從小便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,於是學習變魔術,成了魔術師,還在北歐魔術牌技比賽中贏得第二名。之後他嘗試講笑話逗人,成了脫口秀喜劇藝人,一做就做了十二年,直到他找到最終的熱情:寫作。透過寫作,倫德維斯特終於實現兒時夢想,處女作《血色童話》(小異)就讓他一舉成為瑞典家喻戶曉的小說家。

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在《血色童話》中塑造出令人難忘的女孩吸血鬼,瑰美與駭人完美的調和。而這本《小星星》(小異)中,他同樣以女孩為主角,譜出一段以天籟美聲為主題的驚悚故事。

由於我既喜歡音樂又喜歡驚悚小說,這兩樣元素的結合自然是感到無比驚喜。

故事由過氣搖滾歌手在森林裡發現了一棄嬰發端,這奇特的女嬰讓人無法不聯想到發展遲緩或自閉症的表徵。但這女嬰泰瑞絲卻嶄露了驚人的音樂天分,甚至激發他人的音樂創作靈感,並為早已陷入死水的這一家逐漸帶來了轉變。然而,誰又能想到這其實是為未來的駭人悲劇埋下了種子……>>看更多,就點我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「不好意思,女士,妳有沒有多餘的零錢?我好餓。」在路上聽到這樣一句話時,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是視若無睹地快步離開,或是跟小編一樣施捨個幾十塊零錢。然而並非大家真的冷漠無情,而是愛莫能助,見多行乞之人後,於是人們接受沒有什麼是自己真能幫得上忙的事實。不過,這個故事中的蘿拉不同,她選擇往回走,並請小男孩去吃麥當勞,進而開啟一段跨越年齡及種族的動人情誼。

故事發生在1980年代的紐約,某天下午,工作有成的蘿拉走在曼哈頓街頭,忽然耳邊傳來一句「不好意思,女士,妳有沒有多餘的零錢?我好餓。」剛開始她並沒有停下腳步,但走了幾步之後,就如同神的指引一般,她不由自主地走向聲音的源頭。這是蘿拉與小男孩莫里斯第一次的相遇……蘿拉的出現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道曙光,為莫里斯的人生注入了新的希望。>>看更多就點我

Posted by suwen060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1) 人氣()